2014年4月11日

無畏

我有個過世的死黨,蒙古血統住中央新村,家裡以老國代為業。這票高中小孩每天混在一起,根本是藍到發紫的外省天龍黃金陣容

有天他說 陳水扁這人相當酷。我斜眼問,是怎樣

『陳水扁敢公開講「台灣獨立萬歲」,酷。』

那是動員戡亂時期  1988年,講個台獨還可能被泡茶。這句當時頗不以為然的話,後來跟在我耳邊一輩子。無關陳水扁,而是他一個正藍高中生,已經解放了思想,能思考「說台灣獨立酷」這件事

後來他走了,我常想到這句話。相比起來,我腦筋根本是漿糊。

這個學運即使一事無成,在我看來也有不可磨滅的貢獻。經過這23天,每個年輕人現在都已能無畏的站在人前,驕傲喊出



「我叫XXX,我支持台灣獨立 !!!」



同學們 你可知道,這招花了我們大半輩子練不出來啊。



‪In Memory Of 吳啟昌‬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