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31日

騎角難下

其實不論外界評價,我一直不覺得馬卡茸是個統派,充其量算是中華民國派。兩岸策略就如經濟學人這篇文章所述,試圖讓中國延後思考以非和平手段解決台灣問題的 roadmap,延到不關他的事也就沒事了。本質上他是個失敗主義者,提出的 solution 爛到爆,但務實。

這次學運的確會提早掀起更深層的問題:「是否維持現狀之爭」。學生們本來可以繼續漂浮於小確幸裡,但卻被馬卡茸一棒敲醒,被迫面對國家失敗的現實。經過這場烏托邦式的抗爭,我很難想像再不出兩年的 2016,年輕一代如何以學運的高標準,繼續務實理性的面對統獨選擇

(台灣獨立懶人包?)
(公民審統一?)
(統獨東西軍?)

對於我這種悲觀者來說,癌症末期如何治療我尊重專業;繼續開刀,推進安寧病房或直接喝農藥都可以。不過請記得,麻藥務必幫我多打一點。

經濟學人《騎角難下》中文翻譯

沒有留言: